許耀焜老師/編輯.傅瀚萱老師

紫微斗數教學(五)認識擎羊、祿存、陀羅

擎羊、祿存、陀羅,這三者是一個體系組合,擎羊、陀羅一定夾拱著祿存,具有不可分割性,以往傳統的斗數著作及同好,每每以「星曜」來詮釋擎羊、陀羅及祿存,並冠以星名,並把其中的擎羊、陀羅視為「煞星」,但事實上,擎羊、祿存、陀羅這三個配對能量,實則為天干所附之特殊能量,足以將整個宮位變形、造成宮位內星曜的星性扭曲與突變的巨大力量!可說是移動的「天羅地網」,也就是說,擎羊與陀羅的作用力在於鞏固、保護及侷限祿存座宮星曜的活動力,因此擎羊、祿存、陀羅並非為星曜。(※註:擎羊、祿存、陀羅此三者落點,在斗數盤中永遠是相附緊臨的三個宮位,以”年份”定出祿存之落點宮位後,在此前一宮則安放上擎羊,後一宮則安放上陀羅)。

擎羊、陀羅的排列是根據年干而來,擎羊不會進入寅、申、巳、亥位,因為擎羊的五行屬性為庚金的陽金,並具有陽火之質,而寅、申、巳、亥是為火、水、金、木的長生之地,也是陽木(甲木)、陽金(庚金)、陽火(丙火)、陽水(壬水)的「臨官」地,在天地有情的剋合觀念上,不讓足以扭曲宮位致變形的羊刃力量進入同屬陽氣的宮位內,否則,將會使得寅、申、巳、亥位內的星曜難以立足「生存」,這是古人將擎羊融入命盤時的用心計算,因為天地並非全然肅殺無情。

擎羊:
五行屬丙火(陽火)、庚金(陽金),擎羊化氣為「刑」,主刑傷、殘忍,「殘忍」字眼或許看起來很刺眼,但其實是指其之一切作為無論為害、為惡,皆是明的來,且作用力是有程度上的區別,但一定會使同宮內其他星曜增加其強烈性,也可能被導引成魄力或執行力的犀利度。然而此星為衝勁、衝動、魄力、勇氣的代名詞,具有機謀武勇,具備從一而終的固執性、貫徹力,使命感十足,具有很強的攻擊力與快速的行動力,是能提升積極度,容易有按捺不住的情緒,屬於外弛內張型,此與擎羊星同宮的星曜,往往會被賦予擎羊星的特性,會破壞星曜本身的詳和度及秩律性,使同宮的其他星曜本質受到牽制而流向偏激的一面。在感情的表現上則有「愛得快、恨得也快」,敢愛敢恨的特質。

祿存:
五行屬己土(陰土)。又名天祿星,主財祿、貴爵、食祿、福壽。是大吉星,卻不利於人事,是以擎羊、陀羅二顆凶星來護衛,永遠為擎羊、陀羅所夾,夾在兩強之間的祿存,如欲生存,勢必低調,誠惶誠恐,並穩健內斂,祿存意象為和顏悅色、為人厚道,但自我防衛心強,所以亦主心性保守,在六親宮上的表現會有孤獨之象,往往也有著不願與人接近的情形。紫微斗數盤的星曜配置相當科學,祿存五行之屬性屬土,所以祿存不復進入辰、戌、丑、未等屬性為土的地理宮位內,而祿存之前有擎羊,後有陀羅,此則建構出如同碉堡般的防禦工事。五行之土沉著、穩定,以祿存之立場而言,既是身處銅牆鐵壁的碉堡內,那則是韜光養晦,也是療傷止痛之重地,就像城堡裡的人民一樣,會與外界有所隔閡;也因為有「隔閡」,則有「孤」的性質,故祿存並不利於進入六親宮位,然而進入財帛宮、田宅宮、遷移宮、官祿宮則主富足,因為祿存又主食祿及貴爵。

陀羅:
五行屬辛金(陰金),陀羅化氣為「忌」,主「暗」,一切作為無論為害、為惡皆是暗的來,司掌「殘忍、勇敢、是非」,主是非災厄、刑剋,並有拖延、糾纏的意味,性剛固執而敏感、心性不一、作事進退反覆,帶有纏性、黏性與韌性,頗為任性的堅持自己的想法與作為,發自內心的是非與矛盾則是千絲萬縷,或見反反覆覆的糾葛在一齊,較難從內心真正與他人妥協。陀羅正面特質具有勇敢、內斂、性格堅毅、犀利、韌性、鍥而不捨,化悲憤為力量、持續性的行動。陀羅與擎羊同為力量足以將宮位整個變形的星曜,也會使宮位內星曜的星性扭曲與突變的巨大力量。陀羅的爆發力雖不若擎羊那般大,但肅殺的延展性卻較擎羊來得久遠。陀羅是一顆象徵「暗憂」的星,也代表破壞的意思,無論座進哪一宮,都帶有負面效應,特別是又逢其他煞忌同座時,傷害力更明顯。

要特別注意的是,祿存的五行屬性為土,而四化中的化祿屬性為金,這是一個重要的觀念,讀者必須明白「祿存」與「化祿」是不同的。祿存土是靜翳不動,是穩健沉著,而化祿則是慾望、理想、憧憬、熱忱及貪婪,兩者絕不能混為一談,在古人的著作裡常有「見祿」則如何如何,是需要分辨清楚是祿存或化祿。

如命宮有擎羊星時,夫妻宮定有陀羅星,那則是相當有味道的夫妻組合,婚姻會甜蜜但吵鬧不斷且切不斷。而當夫妻宮見著擎羊星及其他主星同宮,使用「刑剋」或「煞」的字眼是相當不妥,正確的解讀是為命造當事者在夫妻宮裡架著一把會破壞和諧氣氛的「氣刃」,也就是會讓夫妻宮籠罩著會引發爭執不悅的氣氛,造成當事者的夫妻宮裡埋伏醞釀著破壞主星完美性的「氣場」。而命主則是始作俑者,如遇到反撲,實則是咎由自取的成份居多。換個角度說,因為擎羊足以改變夫妻宮的氣場,使得配偶之間的生活步調加快,節奏加速,空氣中充斥著緊張的氛圍,那會讓夫妻間缺乏轉圜空間, 所以容易碰撞出火花。

※本文部份內容節錄自許耀焜老師所著「紫微斗數正本清源」一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