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性星曜解說

文/郭瑞元老師

初學紫微斗數時,總以為斗數的星盤、星曜以及論述方式簡單、易上手,與傳統八字論述了一堆的五行生剋制化有所不同,依稀還記得紫微斗數全書所論,何用琴堂講五星,當時只覺紫微斗數真是方便,只要論星性即可,似乎用了這套論命術便可行走江湖;後又嘗聽聞,紫微斗數不講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等五行,亦不用管五行相關性,只論星曜的廟旺利陷來論強弱,又或僅著重於各星飛化,又或專注於三合有無凶煞星,對宮有無沖煞;及至實際上場論命,這才發現,往往紫微星坐命者並非真的權傾天下,廟旺利陷的真實影響性到底是在哪個層面,總不能命坐午宮的紫微星人人都是大老闆?而三合煞曜多者亦非僅是巧藝湊身,其中不乏醫生律師或家財豐厚之人,若僅依廟旺利陷,似乎怎麼看怎麼不準,若能依此論命,則變成與會不會、能不能劃大餅有關,但怎麼吹牛並非在下的專長,因而就不在此獻醜。

再論及飛星交纏,首先,本命加大限加流年總共12項四化,若再加上飛化,那還真是很容易越飛越多,倘再加上所謂的小限四化(小限根據古籍,並無四化運用於論命,而僅利用小限宮位推算六親生肖),那益發分不清何時為喜、何時為憂,甚至飛星所代表的是想法、是事件、還是情(精神)、亦或財(物質),也因為沒有基本概念,搞得是滿天飛星霧煞煞。同時,若是單論及祿權科忌的飛化,而不考慮飛化的順逆路徑、軌跡、經過的宮位,以及中間過程經歷過的星曜,最終著象的星曜,那麼也很難精準的論述對方現在的心情、事件的經過、最後的得失,往往只是運氣很好的說出其中所包含的一個結果。

舉例來說,相信學習飛星的朋友大多曾經得到許許多多所謂『不傳之秘』的斷訣,單以命宮飛祿入兄弟宮來解說,從情的角度來看,命主對於兄弟有所照顧、付出,也有在兩性感情上多一重的意義,另外因為兄弟宮為財之庫,於其中的祿之變化,則往往與財也脫不了關係,常常是因為情而有財之支出,而因為祿為期望,往往這樣的付出是帶有對於人的期許,或希望兄弟間因此和樂,亦或是希望能與親密對象的關係增溫,但因為祿入兄弟宮,祿忌一定是不對位的情況,那麼這個命主的期望與付出,很難得到等值的回報;而若是以兄弟宮當做職場的表現位來論,則命主所期望的職場有著和樂融融,甚至是熙來攘往的熱鬧場合,那麼很有可能命主為了自己的理想與期望,而降低對於薪資的要求,也可能是對於這樣的理想會進行創業的行動,光是命祿入兄這樣單一的飛化,能思考的方向已經如此多,加上星曜的屬性、生年四化的位置、與飛忌的落點,那所謂斷訣的意義,是否還存在,則值得各位思考。

是以實際上,紫微斗數除了三合宮位、星曜組合、以及四化飛化的探討之外,基本功就是星曜的五行與生剋,既然斗數是宋代承襲了傳統命學而發展出來的論命系統,則自然星曜是具備著五行屬性,而現在所知、所流傳的星曜各種特質,也是從五行屬性當中討論、聚焦出來,進而利用宮位與各星曜的五行來論其得失變化,最後再加入飛化來調整;以土性星曜來說,土性厚實,能夠承載萬物,亦具有生育萬物之機,因為代表地,所以幅員廣闊,因為質量大、穩定性高,所以能承受破壞與解厄,因為恆常,所以俱備務實、穩重的心性,而其中不同的土,亦有成為高山峻嶺、城池屋瓦的形象,當成就了其形象,則會變得有原則,有先入為主的觀念,而土亦有成為水泥之土,能以之填補縫隙,加強穩固性之特質,再加上土的五行居於金木水火的轉接點,實質上能承受不同的壓力,因此土之五行無論於八字抑或紫微當中,都是很重要的緩衝材,雖不若化科之轉變化忌之力,卻代表擁有足夠的能量來抵抗化忌之力,或是能夠凝聚宮位的力量來對化忌做出節制,因而觀察一個盤面,土性星曜的分布,有著絕對的影響力。

而分論不同的土性星曜,紫微星的屬性為己土,己土為微濕的土壤,能生育萬物,有往上生長、生發之始意,因此隱含著動的能量,所以說紫微星入官祿宮,能令人有向上的動力,又因為土性恆,因此紫微也擁有耐力與持續性,但是濕土的特質,是形體容易塑造改變,容易因為外在的事物,而改變部分的型態,因此有耳根軟的評價,但是這個紫微星的質量最大,涵蓋範為最廣,因此其野心與掌控慾望也是最強,會希望四方皆臣服於其下,故而在適當的宮位下,能有君臨天下的氣度,如紫微星在午宮,偌大質量的濕土得到午火的烘烤,除了讓土性更穩定之外,也有著溫濕度平衡的意義,想法思考能更為中庸切時,而易改變、耳根軟的特質也會有所收斂,行為舉止也能更加穩健,對於理想的持續性也能更恆長;若是紫微星落入子水的宮位,雖然彈性較大,但紫微星之土,卻難以成形,心態上較不穩定,仍擁有結黨搞小團體的特質,但是卻缺乏較一致的目標,容易有野心(質量仍大、幅度仍廣)卻難以實踐,而在大量的水與土和稀泥當中,喪失自己的立場,卻因為恆長,而有點跳不出這個模式,重覆應驗相同的狀況…

而相較於紫微星,其他的土性星曜尚有第二大的天府星,向來自命清高的天梁星,以及解厄調合的左輔星,這三顆星曜皆屬戊土,有堅硬、實在、穩定之意,與紫微星所不同者,因為是較乾燥的土壤,其穩定性過高,變化性比較少,是以其主動性亦有所不足,以第二大的天府星為例,其戊土的質量亦相當大,(星曜質量大小之排列順序請參考88Say前文),同時具備著高山峻嶺、厚牆城堡之意,因此天府星之戊土會有著重視面子、排場的表現,也期望能展現其厚實的壁壘,嚇阻抵禦外面的變化,又因為天府星具有堡壘的特質,則對於賴以棲身的各色人物、販夫走卒,也都善盡保護之責,除了讓命主具有內外分明、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特性,也使得天府星得以包容羊陀火鈴等煞星,將之成為自己的一部分(試想幫忙守城之眾包涵了羊陀火鈴);又因為質量大,仍有其野心與期望掌權的心態,但相較於紫微星,天府星的表現比較不明顯、吃相亦比較溫文儒雅,給人穩健中求成長的印象,惟因為天府星之戊土已成形,必然擁有較多原則性,不若紫微星那樣的通權達變;當然,將天府星放入不同的宮位,與不同的五行星曜並列之時,其土的特性亦會隨之調整,而產生不同的天府星特質,接下來的教學文章,將會此以為開端,慢慢將各種不同的星曜,依照五行的觀點,來逐一剖析,並適當帶入飛化的觀念,期望能將各位帶入五行與飛化之間確有關聯的奧妙領域之中!